大马男单名宿拉锡认为,在新冠疫情的严重打击下,尽管有部分国际体育联合会及时做出改变并成功在种种限制下,展开有效的措施与政策,但这却不包括世界羽联在内。

大马名宿:世界羽联应变不足 没能替众选手考虑

  虽然拉锡对世界羽联摒弃强制球员参加欧洲和亚洲站巡回赛,才有资格入选年终总决赛的新条规感到开心,但他对《星报》坦言,他们根本不应该从一开始定下这项规则。

  “为什么要制定一项让球员感到困难的条规,显然球员们并不满意。”

  不过,世界羽联在取消丹麦大师赛和展延两站原定11月于泰国举行的亚洲巡回赛至明年1月后,已放弃此规定,只有丹麦公开赛将按计划在10月13至18日上演。

  “为什么要以禁止他们参加年终总决赛的方式,惩罚不愿意承担风险到丹麦参赛的球员,这根本不合理,但我很庆幸他们打消了这个想法。”

  由于明年的赛程将非常紧凑,因此拉锡希望世界羽联做出任何新决定之前,先咨询球员以及各个成员国。

  “我希望世界羽联在实施任何新条规前能认真考虑,他们今年还有3个月的时间来为明年的计划做出评估,希望他们会在做出决定前和其他人协商。他们可以联系运动员委员会,听取球员的意见,看看他们怎么说,会是好事。”

  尽管如此,目前仍有许多事项未确定,包括世界排名、明年的奥运积分赛,甚至是对遭新冠疫情影响的国家的资金问题。

  “球员的收入因为没有比赛而受到影响,我认为这是世界羽联的责任,以认真看待它。球员会有特别经费吗?我训练职业球员,他们受到严重的打击,因为他们不像国家队球员那样从羽协获得任何收入。”

  拉锡昨日与其兄长米斯本、耶莱尼、拉昔夫和拉曼出席在万津的西迪家族纪念碑修复后的揭幕礼,他们在1992年大马重夺汤杯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。(全体育)